視覺意念圖形

故事館 卓著貢獻人物專訪

專訪:佛光會中華總會

名出家眾與十萬名信眾投入救災

覺培法師(現任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秘書長)

 921地震是個很大的災難,當時結合了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及佛光山兩個組織一起參與救援,這兩塊也銜接了世界的資源。因此不只台灣的資源參與救援,我們也自海外調度許多台灣缺乏的物資。

 當時佛光山投入了一千多位出家眾,以及十萬名的信眾從事救災、重建,一直到之後整整八年的心靈重建計劃。

 災情發生後,當地幹部立即反映給總部,讓我們知道災情嚴重。因著他們提供的正確訊息,我們得以啟動世界機制。當時共分三階段:救援(投入災區協助居民,甚至清理遺體、幫助遺體做佛教的角色扮演、安頓家屬)、校園及家園重建(身的安頓)、心靈重建,這三階段都是結合了佛光會與佛光山僧信兩眾的力量。

 在運作上,我們針對每次災難的不同(包括地區)建構不同的組織圖,當時是以中區為啟動的中心點,甚至週邊八十幾個別分院提供災民食宿的安頓,從台中,甚至到梨山、南投、東勢、集集等地,都有我們指揮協助的據點。結合了很多的「點」,延伸成一條「線」,最後擴大成「面」,進行全方位的救援。

受救援災民也回頭救災

 921大地震後,接著發生南亞海嘯,當時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發現南亞海嘯台灣的捐款中,中部地區奉獻最多;當年曾經走過災難的那些災民,對災難,最能感同身受,當時他們接受了來自全球各地的救援,懷著感恩之心,因此知道南亞海嘯災情後,也回饋這些遭受災難國家的災民。

 歷經了這場災難,讓我們感覺:活著是一種感恩,即使現在面對金融風暴,我們日子可以過得比過去苦一點,但與經歷災難的災民相比,我們活著就是一個希望。從某個層面來說,災難也是提醒我們,我們活著還是很幸福、還是有希望的。當時大師一直告訴我們:房子會倒、校舍也會倒,但是我們的信心不倒。只要信心不倒,我們可以繼續活下去,這也是為什麼佛光會一再強調,屋子可以很快重建,但陪伴受挫的心靈卻需要時間。後來大家漸漸遺忘了 921 ,但我們佛光會整整花了八年,陪伴這些災民走過他們最需要的過程。

禪淨中心庫存物資都搬出來煮給災民食用

覺居法師(現任佛光山中區總住持)

 921大地震發生時,我在一個小小的禪淨中心,連我在內共三人,那一刻沒水、沒電,也沒有電視,我根本不知發生這麼大的世紀大地震。隔天,才經由一個老信徒口中得知中寮地區、台中、台北都有災情,且有人死亡。當時我們不做他想,把禪淨中心所有庫存物資都搬到學校的大廣場去煮,煮完再回道場休息。

 半夜時,佛光山法師來了,因為星雲大師從國外打電話聯絡災區的人,怎麼都聯絡不上,因此派佛光山的法師來道場。他告訴我,大師非常關心這件事,而且所有佛光山的法師全動員起來了、全球的佛光人也都動員起來了。那時起,我才真正覺得我不是只有單獨一人、不是只有小小一個螺絲釘、不是只有單獨一個小小的道場,而是整個佛光山、全球的人都動起來了!這讓我們有力量。

 當時草屯禪淨中心做為救災的地方,連路口都可以煮東西,每個走過的人,都可以來這邊用餐,就像一家人。在南投,有個我從未見過面的師兄,跟著佛光會的會員到災區賑災,後來才知道他也是災民。這師兄本來站不起來,但看到災區這麼多人需要幫助,他竟然站起來了。在撫慰別人的當下,他也撫慰了他自己,這真的讓我非常感動。

一個小災民把全家往生者的牌位放在托盤上 令人心碎

 災區有兩種需要幫助的人。第一種是災民,有一次我帶著法師到殯儀館,看到一個小朋友把全家的牌位放在平常用來放食物的托盤上,他們全家都往生了,那場景令我非常心痛。但災民們看到法師,心就定了。當法師在為他們誦經、超薦亡者時,罹難者的家屬的身心靈可以得到安頓。

 第二種則是救災者。當時阿兵哥全力投入(救災),當高樓塌陷,所有抬出來、挖出來的屍體面目全非。甚至有一個往生者剛好卡在鐵門上,整個身子是彎曲的,阿兵哥必須一具一具搬運,他們內心非常恐懼。當他們看到法師到來,有的要拿平安符、有的需要灑淨。

 有些祈福儀式似乎不在佛教的撫慰範圍之內。因為大師所弘揚的是人間佛教,他非常有人間性格,當這個從未發生過的大地震在台灣發生,多少人震驚哪!

 師父看到這麼多人受到驚嚇,看到眾生的需要,所以我們在 921 聯合公祭時,安排了一個佛教界從來沒有做過的驅驚收驚儀式,每個災民都非常虔誠地跪在師父面前,由師父為他們撫摸頭,其他法師就為他們灑淨,他們內心就能得到撫慰。

 法會以外的偏遠地區,則有雲水醫院及雲水佛車。雲水醫院就是把我們的醫療設備及醫生、護士帶到偏遠地區服務。雲水佛車則是針對無法來到寺廟、超薦法會的人,佛車開到當地由法師人們誦經祈福、灑淨收驚,讓他們心靈得到撫慰。

冒險救災,埔里像死城

陳嘉隆(現任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中區協會會長)

 在921那天,東海道場的法師號召了佛光會五十幾位幹部前進災區。一開始我們先到南投縣體育館,那裡到處都是物資,救災的阿兵哥告訴我們埔里災情很嚴重且沒什麼物資,但沿途非常危險,如果我們願意應該要先把物資送進埔里。

 於是我們立刻趕往埔里,晚上十點多才抵達。當時埔里簡直像個死城,沒有任何物資,鎮公所簡單的架了一個二十幾坪的小帳篷,我們把載來的七百箱水送給災民,凌晨兩點多趕回台中,連夜準備災民們需要的物資,凌晨五點又趕回埔里。

 兩天後知道東勢災情也十分嚴重,於是我前往東勢,當時動員了四百多位義工協助政府救災,幫忙物資的救濟及法師的助念,將當地最需要的物資回報給總部。

 接著物資不斷從各地湧入災區,豐原到東勢沿途有幾百台載運物資的卡車,我們發現物資需要整合。到東勢後,立刻找一塊大空地,四百多位師兄姐加上兩個營的國軍弟兄,花了十幾個小將六百多輛的卡車做物資分類,分送給災民。

 後來我們發現,「受驚戶」(家中並無受災,因為害怕而不敢回家住)領的物資比「受災戶」多,山區災民對物資需求應該更高,因此許多師兄姐用車子甚至人爬進去勘查災區並回報,接著分了十幾個組(一組約十個人)提著水、棉被等日用品進入最偏遠的山區賑災。

 當時最需要的物資除了食物以外就是帳篷,山區蚊子多且又怕晚上下大雨,而且當時市面上買不到帳篷,我們擔心帳篷無法確實提供給真正需要的人,因此在晚上到偏遠山區,將帳篷送給當時露天睡在路邊的人。我還記得有一晚在一個香菇寮,一群孩子們就睡在裡面,蚊子叮的全身都是?,我們分送帳篷時,災民們甚至跪下來感謝我們,說這些孩子已經在這邊睡了兩三天了。 重建中科國小 獲得遠東建築獎

 除了第一階段的救濟物資、心靈輔導、為往生者助念,另一項重要工程就是校園重建。我負責的是台中縣東勢的中科國小,該校有一百多年歷史,因為地處偏遠 ,只有九十九個學生,大師決定要重建之後只交待我:「一件衣服送給人家,要看人家的身材,他喜歡的顏色、還要給他舒適的布料,我們要送人家,不是強迫人家接受。」他交待我們,一切要尊重校方、尊重社區、尊重當地文化。

 於是由校方與社區的鄉里仕紳、學生家長,共同開會討論,到底他們希望蓋什麼樣的學校。也正好碰到日本象設計集團到中科里,希望為 921 在台灣留一所很好、很堅固、很人性化的學校。當時中科國小錢得龍校長便將象設計集團的接洽,與佛光會的愛心連結在一起。

 經不斷與社區、與校長研究客家人的文化與風格,象設計集團的工程師還特地到中科里居民的祖籍蘇州,深入了解其風俗習慣、顏色、用料,知道他們用竹子、清水磚、雲田瓦後,把客家文化搬到中科里。這所學校完全依當地需求、文化興建,後來獲得遠東建築獎,也成為中科里的一個地標。

佛光南投會員是受災戶也是救災志工

陳隆陞 ( 現任國際佛光會金剛聯誼委員會主任委員 )

 921 地震發生時,我當時剛好擔任佛光會南投分會主任委員的職務,所以負責整合來自各地的救援物資,及當地賑災、重建及心靈撫慰的工作。救災過程中,印象最深刻的是每一個佛光南投會員幾乎都是受災戶,但是在天搖地動時,心裡所想的卻是如何去救其他人,當我們總會的資源分發下來,要發送到各據點時,就會先想到會員本身是不是也有災情?如果會員是安全健康的就可以成為救災的一個據點,也會馬上建立起救災的網絡,把來自全國各地的物資,分送到需要幫忙的受災戶的手上。

 基本上我們每個會員本身都是受災戶,可能自己的家園也是全毀或半毀,救災回來後也是睡在帳篷內,所以很感激我們所有的佛光人,平常在大師的薰陶下,在這樣的世紀災難中,只要自己還有能力就會團結起來幫助他人,另一方面也感受到台灣人的愛心,一車車的物資源源不絕的送來。

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台載滿棺木的「棺材車」,司機一直開著車在附近繞,但都沒有單位願意接收,最後是由佛光會幫忙處理,分送給罹難者家屬。

 921之後我們在永平佛光村蓋的組合屋,是全國最快,在地震一個月後就馬上能安置災民,提供居家必備的全套設備,心靈跟居住的需求都快速提供,所以之後的組合屋都比照這樣的規格辦理。

跨宗教橫向合作 讓資源有效分配

 在賑災的過程中發現一個現象,就是明星災區通常會湧入非常多資源,但有一些被忽略的地方卻都沒有人去協助,我們發現許多賑災單位沒有橫向的聯繫,所以資源有重疊與不足的地方,因此我們特別聯合所有宗教團體做一個跨宗教的聯繫會報,邀請法鼓山、天主教、一貫道、天帝教等所有的宗教,結合長期在災區賑災的團體來做橫向聯繫,能讓所有資源得到充份的分配,分送到各個需要救助的單位、團體。橫向的資源分配與溝通協調是非常必要的。

排除萬難 第一時間運送物資到災區

李耀淳 ( 現任國際佛光會佛光童軍總部執行長 )

 921發生當天本來是去新莊博士的家,當時正在搶救中,後來接到師父的電話,知道中部需要很多救災資源,我就召集了十八個分會的會長,馬上採購所需物資,在師父的協助下,隔天就準備南下。因為獲報許多道路都已經中斷了,所以我們馬上將大車換成中型卡車,調度車輛的時候,剛好有個非常熱心的越野車隊也找來十幾部車,跟著我們一起去賑災。

 9月22日我們先到台中豐原,發現豐原往東勢的路是中斷的,當地人希望我們將物資卸在豐原,但是據我們所知,東勢的災情非常嚴重,可能很多人已經面臨缺糧的窘境,當時我們其中一台卡車就載滿了吐司麵包,目的是希望可以提供災民立即能食用的乾糧。 經過多方聯絡後,後來終於搶通一個線道,我們三十幾部車馬上從豐原開往東勢,經過十幾分鐘的路程,眼前出現一幕幕宛如電影當中劫後餘生的情景,非常震憾人心,整個東勢鎮街道兩旁一片漆黑,只看到零星幾個軍人在街上走動,我們向軍團詢問了東勢鎮公所的方向,到達之後卻發現鎮公所已經垮掉了。

 因為當時天色已暗,也沒辦法即刻發送物資,因此就暫時找一個大草地集結物資,露宿一晚,隔天早上盡快把這些物資發送給當地災民。除了麵包、生力麵等乾糧,我們也運送了一些衣服、營帳、棉被、睡袋等,甚至連女性衛生用品也都設想周道,通通在第一時間送達災區,此外還運了一卡車的醫療用品提供給東勢農民醫院。

災民純樸 願把物資分享給更多人

 過程中,我發現台灣鄉下的人,真的保有一顆純樸的心。有的災民會把一部份的補給品退回來給我們,並不是他不需要,而是認為只要夠自己吃兩、三天就好,希望把物資分享給更多需要的人,讓物資更廣為使用。

 第三天中部單位就來接手我們的救災中心,我們則返回台灣繼續從事物資的召集與發送。

 當時我們擔任北部的補給,可說是後勤中的大後勤。這次震災在中部地區,資源本來就沒有北部那麼多,加上遇到這麼大的災害,物資補給不易。許多國外來的物資,都是自北部機場送來後,再由我們運送下去,所以北部變成很重要的物資集散地。

 我們在第一時間抵達的是東勢林場,東勢林場是台中縣比較大的空地,林場後面的大倉庫就變成所有往生者最大集散地。我看到大概兩、三百具受災屍體橫躺在那裡,許多師姐清洗往生者以便家屬前來認領,並在旁助念。我非常欽佩這些師姐協助往生者的工作,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。

921 10週年標誌
  • 關於我們網站地圖好站連結與我們聯絡
  • 版權所有 財團法人賑災基金會 23143 台北縣新店市北新路3段200號5樓 電話:(02)8912-7636 電子信箱:relfoundation@rel.org.tw
  • © All Contents Copyright. Taiwan Indigenous Television. 本網站通過A+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
  • 本站自2009年7月1日起,總瀏覽人次為
通過A+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,另開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