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覺意念圖形

故事館 卓著貢獻人物專訪

專訪:前埔里基督教醫院 院長黃蔚先生

震發生那一刻回到醫院緊急幫忙疏散病患及家屬

 我在九二一大地震發生的那一刻,剛好從外地回到埔里基督教醫院,並且在千鈞一髮之際進入埔里。當我們抵達現場,車子才正好要停下來,仍然隱約感受到地面還在上下搖晃著,這時才知道原來地震還在搖晃,尚有餘震持續著。當下第一時間立刻趕到醫院去巡視,看看醫院裡有無人員受傷,這時看見醫院裡的人員正緊急的從醫院樓上開始往樓下進行撤離,當時並未得知是否有嚴重災情造成。

 接著我們也立刻進到醫療大樓開始幫忙疏散病人及家屬。那時可以自行走路的病人就自行撤離,無法自行撤離的病患就利用被單或醫療擔架來進行輔助撤離。這是我當時在第一時間趕到醫院現場所看見的真實狀況。

 當時醫院的硬體設備有受到影響,例如許多天花板、水管、地板、牆壁皆出現裂痕,包括開刀房及手術房水管也有出現裂縫,無法繼續進行醫療救護,這導致整個醫療大樓無法正常運作,也影響醫療救護系統。當我們撤離完病人及家屬,外頭開始有傷者送進醫院,傷患急救是在醫院的一樓進行醫療診治,但是餘震仍不斷而且震幅很大,地震不停搖晃,使得我們同仁無法判斷醫療大樓是否會倒塌,只好將傷患移出醫院外面,暫時將病人安置在醫療大樓外面的小院子,繼續進行急救治療。

 我們一開始只知道發生地震了,但是並不知道地震的災情及傷勢情況如何,不過我們很清楚,要儘快開始撤離病人及家屬。當時我們開始進行撤離病人及家屬,前前後後大約花了十幾分鐘至二十幾分鐘,很快速地將大家撤離完畢。接下來,我們開始思考判斷,認為應該後續會有因地震受傷的患者被送往醫院來,約過了十幾分鐘之後(我記得那時大概是半夜兩點多),開始有一些傷患被送進來醫院救治診療,後來愈來愈多的病人被送來醫院急救,有的是用小貨車、車上載了很多傷者,有的患者已經斷氣往生了,有的患者是斷手斷腳,這時候我們才驚覺到,這次地震造成的災情相當嚴重。

所有醫護人員都趕回醫院待命
照片由埔里基督教醫院提供。

 我們所有的醫護人員曾接受過的訓練是:一旦發生緊急狀況的時候,全體醫護人員要立刻趕回醫院待命,進行應變措施處理問題。而我們大部分醫護人員都住在宿舍裡面,所以很快的將醫院醫護人員集中在醫院的小廣場上。

 那時我們面對送進來醫院的傷者,醫護人員第一個動作是進行檢傷分類,檢查看看病人的狀況是否需要急救,或只是受一點輕傷。我們發現,大部分因地震受傷的病人都需要急救,所以開始分小組,每個小組有一個醫生和一個護士,包括有一些人,他們本身是醫院的行政人員,當時都加入幫助救援,照顧受傷的病人。有些是受到很嚴重外傷的病患,需要外科醫生處理;但是有些輕傷的患者,其他科別的醫生例如眼科醫生、皮膚科醫生,也會幫忙處理。

三小時內送來三百多位傷患 但有三十三人救不回來

 當天晚上最嚴重的情況是在前面三個小時,三個小時內就送進來了三百多位傷患,而當時救不回來的有三十三位。那時的情況比較特殊,平時我們可能很多人花一、兩個小時在急救一個病人,但當時是一個小時一百個病人大量的被送進來,而且是我們一生當中遇過的大量嚴重的病狀(例如斷手、斷腳、頭部外傷等),所以當時處理的難處是非常大的,直到過了前三個小時之後,情況才有好轉一點。

照片由埔里基督教醫院提供。

 因為當時晚上在醫院裡只有二十幾位醫生,我們知道這邊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後,深覺無法應付這麼嚴重的災變,因此我們請一位女同事到醫療大樓的地下室,用無線電向外面呼叫求救,當時在地下室很危險、也讓她壓力很大,每一次搖晃她都擔心大樓會倒,但也因為她這樣不斷的呼救,將這消息傳遞出去。在第二天早上八點左右,連戰副總統來探視,當時我們也向連副總統提到,很多事情我們無法處理,例如開刀後無法照顧,所以請求直升機支援。因此透過他(來時)的直升機,將最嚴重的幾個傷患送去台中榮總,同時也帶了藥物及第一批正式從醫院出來的醫療人員,包括我太太在內。

自己身陷災區忙急救 妻子不知丈夫是死是活

 當時我太太在外面,不知道埔里的情況,只聽到別人說地震的中心在埔里附近,埔里基督教醫院(的災情)很嚴重,而且一整個晚上沒有消息,當時她非常緊張,台中榮總院長也很體恤她的情況,讓她在第一時間進到埔里基督教醫院一起幫忙。

 在救災的過程中,讓我最印象深刻的事就是大家的投入。九月廿一日當天,到凌晨五點多我們的總務就很快的把帳篷搭起來,這邊後來也變成了我們的病房。當時除了醫院裡面的人進去幫忙以外,家裡沒有很大傷害的鎮民、鎮上開業的醫生們也都來幫忙,這些都是讓人很感動的。到了當天的白天,就有一些慈濟的義工進來,先幫我們處理在最緊急時我們還無法處理的輕傷患者,並且在第一個禮拜幫忙供應伙食,因為我們那裡的人激增到一千多人,根本無法自行處理伙食問題。第二個禮拜有一批志工從基隆進來,第三個禮拜則有新店的行道會的志工來埔里幫忙。除此之外,整個台灣各地的醫院、醫療團隊也在地震過後的一、兩天內到達埔里鎮上幫忙,這令我非常感動。

照片由埔里基督教醫院提供。

 我真的很感謝上帝。九月廿日當天,我剛好去台北參加募款音樂會,晚上十一點鐘,從台北回出發回到埔里的那一瞬間剛好發生地震。因為之前在醫院曾經練習遇到災難如何處理,大部分都是由我負責指揮,所以那一刻我能夠趕回醫院,對當時來說還蠻重要的。

 對我們的醫護人員來說,當時雖然醫院有受到地震的波及,但醫護人員及病患沒有一個死亡受傷的,這樣我們也才有力量在那天幫助了將近一千個病患。地震過後,有些同仁會有災後症候群,因此我們請了一些精神科的專科醫師幫助醫院裡面的員工,進行精神的治療與了解,除了幫助我們之外,也幫助附近的一些機構做心靈重建。

醫療資源分配均勻 才有利於救災

 十年之後回顧當年這些往事,我認為,發生災害的當時,埔里由於對外道路斷裂,與外界連繫中斷猶如孤城。若要解決這些問題,從政策層面而言,第一點在城鄉醫療資源分配要更均勻、拉近城鄉差距。第二點在資訊源方面,當時的電信及手機皆呈現斷訊,我建議應建立的良好通訊系統。而最大的問題是有些病人須進行手術開刀,但當時醫療環境不見得對傷者有益,因此當時我們選擇將傷患外送進行醫療,因此我建議建立順暢輸送系統管道,例如提供夜間照明,將有效降低傷患等待時間。

921 10週年標誌
  • 關於我們網站地圖好站連結與我們聯絡
  • 版權所有 財團法人賑災基金會 23143 台北縣新店市北新路3段200號5樓 電話:(02)8912-7636 電子信箱:relfoundation@rel.org.tw
  • © All Contents Copyright. Taiwan Indigenous Television. 本網站通過A+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
  • 本站自2009年7月1日起,總瀏覽人次為
通過A+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,另開視窗